风铃财富一尾中特平
瞭望東方周刊劉建春2018-04-12

  在許多上海人心目中,位于天目東路寶山路的老北站不僅僅是個普通的火車站,而是一段傳奇、一片鄉愁、一個精神家園。這里有迎來送往,這里有兒女情長,這里也有驚心動魄和雷霆萬鈞。

  呈現在近現代歷史聚光燈下的著名事件,不少與這座火車站有關。吳淞鐵路偷偷造了,又贖回來拆了;孫中山從這里登上了火車,去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宋教仁在喧鬧的候車室遇刺;毛澤東等一大代表在一個雨后初晴的早晨,在這里乘上了去嘉興的快車;一車車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去了;春運期間,懷揣火車票的打工仔把這里擠得水泄不通……

  熙來攘往的人群,和一座老火車站形成了如此不可磨滅的關聯,在鐵路史上并不多見。


  站址的定位

  如今,要在天目東路上尋找租界與非租界的分界線——“界路”——的遺跡需要有點耐心。在天目東路80號中國鐵路上海局集團公司的對門,有個居民小區叫均益小區。現在,這一帶的居民均已動遷。門樓上陽文的水泥魏碑體字告訴人們,它原來的名稱叫均益里,這一百多幢中式石庫門民居是1910年盛宣懷建造的。前幾年,這里還開著一家名叫嘉露的飯店。

  天目東路曾經叫界路,是租界與非租界的分界線。嘉露和界路,在吳語中讀音相似,飯店的名稱里,悄悄保留著一些歷史信息。

  1908年4月1日,正值春暖花開時節,南京至上海的滬寧鐵路通車了,政府開始籌劃建設上海火車站。

  上海灘那么大,車站選擇在哪里建呢?

  這就要從先于滬寧鐵路若干年建造運營的吳淞、淞滬兩條鐵路說起。

  吳淞鐵路是中國土地上最早的一條營業鐵路,1876年在上海建成,從市區通往吳淞口,是英國怡和洋行采取欺騙手段擅自修建的。吳淞鐵路上的上海站,與后來滬寧鐵路的上海北站不是一碼事,兩者相隔數百米,站址在今河南北路、七浦路口,時稱上海火輪房,是上海最早的火車站。站場占地500平方米,朝東面向鐵路,西邊緊靠徐家花園,車站南面是一條小河,后來被填沒,筑成七浦路,如今這里是聞名遐爾的服裝批發市場。

  吳淞鐵路上海至江灣通車營業一個月,就發生了一些糾紛與事故。先是當年7月18日吳淞鐵路洋雇員在江灣帶著工人用籬笆圈占鄉民種水稻和蔬菜的土地,引起公憤,兩名工人和洋人被打傷;8月3日,火車在江灣鎮北面試車時軋死一名行人,消息傳出,鄉民個個義憤填膺;后來又發生客貨列車相撞的事故。

  這一系列事故與事件,基本上宣告了吳淞鐵路的壽終正寢——因為全社會一致反對,清政府不得不在次年將吳淞鐵路贖回拆毀,于是最早的上海站也隨鐵路一起拆除。

  鐵路贖回后被拆毀了,但蒸汽動力那巨大的能量卻令人驚嘆。過去數千年里,運輸貨物都靠人拉肩扛,最多利用水力和畜力,而蒸汽動力,擁有雷霆萬鈞之勢,那種沖擊力是刻骨銘心的。事實上,當時的國人也并非反對修鐵路、開火車,而是反對外國人把控鐵路,不把中國人當人看,肆意欺侮。

  因此,路權收回來以后,國人便躍躍欲試了。在民眾的呼吁聲中,1898年,清政府主導建成了淞滬鐵路。

  淞滬鐵路上海站的站址在上海縣和寶山縣的界浜北岸,位于后來老北站的東面數百米。當時,這里四周相當荒僻,很少有老百姓居住。站屋一共兩間房,磚木結構,房子是中國江南傳統建筑的模樣,盡管沒有洋樓氣派,但這種式樣更符合國人的審美。車站售票房20平方米,行車房僅有售票房的一半大小,而旅客乘車的月臺則是泥土夯制而成的。

  車站很簡陋,但畢竟是自己的,所以當時上海老百姓都踴躍來乘坐,有錢的公子小姐自不待言,就是那些拉黃包車的小伙子,或是在四馬路書寓里賣唱的女子,也要來趕一趕時髦。

  淞滬鐵路上海站對老北站的最終定位起到了一個推動作用。最初的吳淞鐵路上海站承擔著從吳淞口將貨物駁運到租界的功能,所以,盡量貼近租界。淞滬鐵路上海站是中國人主導建造,不必優先考慮租界,因此朝北側開闊地帶移動了大約數百米。后來,滬寧鐵路造好后,自然就有了淞滬鐵路和滬寧鐵路接軌的問題,于是,新的上海站又被磁力強大的滬寧鐵路所吸引,往西側移動了數百米,完成了最終的定位。


  規模宏大,氣派華美

  當時界路以北是一大片蘆葦蕩,很少有人家居住,因此就減少了拆遷的工程量。因為是滬寧鐵路的配套工程,所以最初的上海老北站并不叫上海站,而是叫滬寧車站。

  車站于1908年4月開始建造,次年7月竣工。

  這個車站與此前上海任何車站都不同,它規模宏大,氣派華美。站場占地達10.5公頃,4層英式洋房一幢,占地1950平方米,內有房屋76間,共5000平方米,集辦公、候車、售票于一體。

  廣場開闊空曠,面積達1000平方米。開站初期,每天有10對旅客列車出發和到達,每天有1000多名旅客在此上車下車。

  貨運也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每天有20車貨物到達,棉紗、蠶繭、火柴、肥皂、時髦的服裝、當天出版的報紙都通過鐵路晝夜傳遞。

  就這樣,似乎在不經意之間,老北站就在今天天目東路上站穩了腳跟。而上海城市的輪廓也就此改變。


  塑造了城市輪廓

  一座火車站,能改變一個城市的輪廓,這是人們事先所不曾料到的。這跟鐵路的技術特點和科技的時代特點也有關系。火車站造好了,必然是連接著鐵路的,尤其是城市中的鐵路,客觀地說,這就將城市一分為二了。畢竟,跨越鐵路線的平交道口不宜過多,多了會降低鐵路運行的效率。一個世紀前,施工技術還不允許人們像今天這樣任性地建造下穿或者上跨鐵路的立交橋,于是,火車站在帶給城市便利的同時,在某種程度上也產生了一種阻隔。

  上海開埠以來,西方人漂洋過海到上海來,一般是從黃浦江和長江的交界口吳淞口碼頭下來的。吳淞口是當時人員和物資進出上海的重要通道。假如沒有建造滬寧鐵路,也沒有老北站,上海城市的輪廓,其發展趨勢,勢必沿著黃浦江一路向東北發展。而老北站設在租界的界路北面,無意間止住了租界向北擴張的勢頭。

  因為有了老北站,半殖民地的上海,其城市輪廓停止了向北擴張的勢頭,只能橫過來向滬西發展。

  假如那時候有無人機航拍,從空中俯瞰,會發現19世紀的上海,城市的輪廓是縱向的狹長的。而20世紀的上海,因為世紀之初老北站誕生了,上海的北上勢頭戛然而止,轉而向西面去了,上海成了扁扁的形狀,于是有了靜安寺、盧家灣、虹橋、徐家匯的西區時代。

  郊區的菜地上慢慢修建了馬路和樓房,叫賣聲、汽車喇叭聲也代替了鄉間的靜謐,農家的炊煙也淹沒在都市閃爍的霓虹燈影里。如果沒有老北站,或許王安憶小說《長恨歌》中的女主人公王琦瑤不是生活在靜安寺附近的弄堂里,而是生活在寶山的洋房里了。


  一個個不平凡的瞬間

  老北站1909年建成運營,1987年搬遷,在歷史上一共存續了78年。作為近現代中國第一工商業城市的火車站,老北站注定是波瀾壯闊的。就像一位閱歷深厚的老人,見證了一個個不平凡的瞬間。

  盡管78年的時間,在歷史長河中只是一剎那,但那些決定歷史走向的事件,至今仍被人們提起。

  1912年1月1日清晨,在哈同花園用完早餐后,46歲的孫中山和隨同乘馬車出發前往上海北站,轉乘火車赴南京去就任臨時大總統。上海鐵路博物館里陳列著一張巨幅照片,孫中山站在老北站月臺上,旁邊是全副武裝的新軍,那場面可謂豪情萬丈。火車,是當時上海到南京最先進快捷的交通工具。上午10點,列車啟動。頓時禮炮齊鳴,響徹閘北上空。

  僅僅隔了一年,同樣在老北站,國民黨領袖宋教仁被歹徒刺殺了。聽到這個噩耗,孫中山正在長崎考察日本鐵路,當時他不禁扼腕捶胸,熱淚長流。

  那是1913年3月20日晚上,老北站依然像白天一樣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瞭望東方周刊 總第 774 期
风铃财富一尾中特平 重庆时时网页版计划 二人雀神麻将番数图解 北京pk10计划技巧 pk10最稳定投注方法 网络推牌九压庄技巧口诀 重庆时时开彩直播24小时都开 加拿大28计划软件安卓 后一万能码 2期内中 免费稳赚计划 凯发娱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