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铃财富一尾中特平
瞭望東方周刊劉佳璇2018-08-23

  2018年7月30日凌晨,一個從德國柏林梅賽德斯奔馳文化中心傳來的消息,點燃了國內為此堅持守候的“吃雞”玩家——經過兩天八場的廝殺,來自中國的OMG戰隊贏得了PGI《絕地求生》世界邀請賽(簡稱PGI)的FPP模式冠軍。

  《絕地求生》是當前全球最熱門的游戲之一。此次由《絕地求生》開發公司藍洞舉辦的全球性官方賽事,匯聚了各賽區選拔賽晉級的20支世界頂尖戰隊,共同爭奪大賽200萬美元獎金和至高榮譽。

  OMG戰隊指揮廖良光代表團隊將那句“China No.1”喊出了口,可對于奪冠還有些“懵”。激烈的比賽一結束,緊張的神經放松下來,廖良光腦袋一片空白,和團隊吃飯慶祝,隊友看他話都變少了,笑他:“像個幽靈。”

  通過電子競技,他們的夢想和一個時代的潮流裹挾在一起。從業余玩家變成職業選手,從“叛逆少年”變成“為國爭光的冠軍團隊”,游戲,正在改變他們的人生。


  “因為游戲挨過打”

  廖良光生于1993年,17歲時,因為喜歡五月天《知足》里的那句歌詞“怎么去擁有你的笑容”,又因為自己笑起來有酒窩,他開始在網絡世界使用“笑容”這個ID。

  現在,這個ID有了“PGI冠軍團隊指揮”的光環。

  從柏林回到上海后,OMG俱樂部給這次出征的4位隊員放了假,廖良光飛回家鄉廣東。一些不熟悉的家中親朋來找他合影,廖良光第一次接到粉絲之外的人提出的合影請求,感到有些奇怪。

  家里人還不太清楚他和隊友們拿下的世界冠軍具體代表什么,但是在朋友圈轉發了他們奪冠的新聞,說:“這是我家的小孩。”

  在小城中,真正了解電子競技的人是少數,大部分人搞不明白,這個曾經的叛逆少年怎么可以玩游戲玩出個世界冠軍。

  那個成為“笑容”之前的廖良光,曾因為玩游戲挨過打。

  八九歲時,廖良光跟隨父親從廣西遷居到廣東河源。也是在這個時候,廖良光第一次接觸了游戲——那是同學給他打開的CS1.5,一款幾乎所有游戲愛好者都知道的射擊類游戲。

  在那之后,廖良光接觸了不少同類型的游戲,同時也成了一個讓家人有些頭疼的孩子。

  他會偷偷跑到網吧,和父親上演“貓捉老鼠”,父親把他揪回來,生氣時用晾衣架打過他。

  “不聽話,不好好讀書,沉迷游戲……”家人的責備里,多少帶著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廖良光對《瞭望東方周刊》說,他自認為是個有點孤僻的人,尤其是少年時,親生母親離世早,身邊的朋友也很少。但是,游戲是現實生活之外的另一片天地,通過游戲,他用“笑容”這個ID,交到了很多朋友。

  廖良光后來進入了一所計算機及應用技術學校,19歲中專畢業之后,就開始工作了。

  游戲一直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20歲到23歲時,他在玩《英雄聯盟》,與此同時,愛好者觀賞游戲的平臺從“游戲風云”這類電視臺轉向網絡直播平臺,廖良光也喜歡看。

  在廖良光關注的《英雄聯盟》主播里,有人在玩一款生存射擊類游戲《H1Z1》(中文名“生存王者”)。《H1Z1》將故事設定在一個世界末日的背景中,玩家身處受到病毒“H1Z1”侵蝕后的殘破城市里,作為幸存者踏上求生之路。

  廖良光喜歡《饑餓游戲》這類電影,在絕境中求生存的游戲設定,像是映射著當時他孤軍奮斗的人生,對他充滿了吸引力。于是他也開始玩起了《H1Z1》。

  2017年3月,廖良光發現一款同類型的游戲《絕地求生》正在測試,在《絕地求生》里,玩家需要在游戲地圖上收集各種資源,并在不斷縮小的安全區域內,對抗其他99個玩家,讓自己生存到最后。

  剛接觸《絕地求生》時,玩到最后關頭,廖良光的心會跳得很快。“這并不是那種傳統的一對一對抗,在100個玩家里,你活下來了,才是真正的贏者。”

  半年后,廖良光的人生因為《絕地求生》而出現了轉折。


  “不做職業選手,也許就是宅男”

  “如果不做職業選手,我現在就是一個宅男,每天上班,下了班打打游戲,然后休息。”從中專畢業之后,廖良光在酒店負責過西餐酒水,也在酒吧和網吧工作過,薪資都不是很高。

  在電競圈里,大家不叫他廖良光,而用他的ID稱呼他——笑容。

  漸漸地,笑容在《絕地求生》的國內玩家里有了名氣——他在2017年一個很長的賽季里,拿到過《絕地求生》亞服(亞洲服務器)第一的成績,成為了職業選手之外的“路人王”。

  通過《絕地求生》,笑容結識了上海的電競職業選手王老虎。當時,王老虎已經效力于OMG俱樂部,很欣賞笑容的實力,恰巧OMG俱樂部正在招《絕地求生》的職業選手,便問笑容要不要來試一下。

  家人的第一反應是:“是不是被傳銷公司騙了?”笑容解釋:“電子競技是正規的職業,我已經工作過5年,有判斷能力,也有自己的生存能力。”

  “職業選手有很高的收入,也能帶來知名度,還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追夢。如果做原本不喜歡的工作,吃著苦,也不開心。所以我選擇了做職業選手,而不會繼續朝九晚五地上班。”笑容說。

  2017年9月,笑容前往上海參加了OMG俱樂部的試訓。

  第一次踏入OMG俱樂部時,笑容有點“心慌”,俱樂部的裝潢很有未來感、科技感,部門設置也齊全正規。“我以前理解的俱樂部,都是租個房子,選手在這個房子里打游戲,教練也住在這里,阿姨煮飯給你吃。”

  一個多月的試訓結束后,笑容成為了OMG俱樂部的正式選手。

  做了職業選手,意味著玩游戲不再是消遣,而是成為安身立命的本事。

  在玩《英雄聯盟》時,笑容看過很多《英雄聯盟》的大比賽,對職業選手的認知,是“他們用自己的實力獲得了認可和追捧”。

  但是,最初成為職業選手時,笑容和隊友們大多都是“默默無聞”的類型:“跟想象不太一樣。但其實也很正常,《絕地求生》是一款比較新的游戲,而且電子競技是當你有成績了,才有人知道你、認可你。”


  “像齒輪,磨合得越來越好”

  笑容現在的三位隊友中,只有小海一人此前擁有職業電競經驗,他曾在另一家俱樂部專攻“守望先鋒”。

  隊里年紀最大的BT,原是一名國企員工。在進入OMG俱樂部之前,笑容已經認識了他。2017年夏天,BT曾因工作的原因“消失”了一段時間,BT回歸不久后,笑容已開始了職業電競之路,便把BT也推薦進了俱樂部。

  隊里年紀最小的小獅子(lion KK)在邁出職業之路時并不順利。笑容想把天賦和實力極高的小獅子拉進俱樂部,但家人反對他放棄學業做職業選手。

  與此同時,電競行業正在迅速擴張,有些剛成立的俱樂部想要爭取到小獅子。笑容勸小獅子要謹慎甄別:“不要誤入歧途,去小地方會耽誤你的,那些剛成立的小俱樂部,可能老板一不開心就解散了。”

  在OMG俱樂部和隊友的積極爭取下,小獅子突破了阻力進入OMG。如今,他被稱作“全球第一槍K神”,在此次PGI的賽場上,他以34個擊殺及243:32的存活時間,獲得擊殺王及生存王雙料MVP。

  參加PGI,并不是OMG這支《絕地求生》戰隊第一次踏入國際性賽事的賽場。2018年3月,他們首次出國打線下比賽,參加PGL春季國際邀請賽,這場比賽匯集了16支國際戰隊。

  在比賽前的訓練賽里,隊員們感受到了歐美隊伍的強勁,也在訓練賽結束后復盤時,有過激烈的爭論。

  而在正式比賽第二天的一局比賽中,有隊員起了幾句言語上的爭執,“最后一局拿了第二名,打完后氣氛不是很好,大家都知道。”

  回到酒店后,戰隊教練脫脫找到隊員聊天開導,大家聚在一起,把藏在心里的別扭、實力沒打出來的憋悶都說了出來。打開了心結,隊員們繼續認真比賽,在這次比賽中拿了第五名。

瞭望東方周刊 總第 774 期
相關文章
“我有一個好朋友,也是我的鄰居。她的父母遠在外鄉打工,一年只能回一兩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師說她們是留守兒童……”這些稚嫩的文字來自13歲的吳夢瑾。
风铃财富一尾中特平 55彩票官方安卓版 写出竞彩玩法的特点和优势 红牛娱乐怎么样 澳门二十一点玩法图解 控制重庆时时彩开奖 哪里有快三计划软件 网赌龙虎刷反水怎么做 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好运来计划官网苹果 pt电子游戏交流吧